NineTeen

……@

kimcop

看到微博上今天金老师和奶窝的图片,莫名其妙写了这个哲学脑洞

想要描述椰奶带给我的真真假假的模糊感受

#请勿上升真人


——“cop,看镜头。”

刻意压低的声线,缠绵又缱绻,把人拉入某种美好的梦境

只有无意者才能保持清醒

微笑着、温柔地对身边的人说出这句话,目光却在转向镜头时才重新覆满阳光与温度。


——“知道了,P。”

刻意拉长的尾音,活泼又俏皮,把夏日鲜嫩的叶和清风带到梦里只有无视者才能不被吸引

语气里是漫不经心的敷衍,还带着几分少年的意气与任性。看向镜头时,神情却又温暖得令人快乐。


得到应答的kimmon轻轻揽住身边人,对方顺从地靠在肩膀上,柔软的发丝拂过脖颈,带来酥麻的痒。kimmon微微偏过头,引得对方靠得更近甚至俏皮地蹭了两下。直到kimmon反击一般轻笑着半抱住对方,让人紧紧贴在怀里,这种堪称挑逗的行为才停了下来。


镜头后,是少女们的尖叫声。


🌚微调
等更新等得焦虑
p2是阿牧

谈一场恋爱吧(一)【kimcop】

#ooc
#请勿上升

距离活动开始还有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几个人都各自做着准备。

“p'我去厕所。”copter跟经纪人示意了一下得到回应后,就直接从化妆间走出去,颇有些急不可耐的感觉。
“额,厕所在那边……”看着迅速消失不见的copter,bas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哥哥走的是完全相反的方向。
刚想追过去,就被旁边的哥哥拦了下来,有些不明所以地望向他们。

tee故作夸张地微笑着摇摇头,语调间意味深长,“不用管他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
“没有可是。”

bas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god默默地看着他叹了口气,“休息室在那边。”

“p去休息室干嘛⊙∀⊙?”
“kimmon刚刚不是说太累了想去睡会儿吗?”
“可是pkim睡觉,pcop去干什么呢?”

太傻了,god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头上,可是好可爱。一把揽过还没有回过神来的bas,揉揉他的脑袋,“小孩子不要问太多……”

kimmon刚在沙发上坐下,休息室的门就被从外面推开。
“cop?”kimmon疑惑地看向停在门口的人。
copter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应不应该应答,难道要说因为担心你所有跟过来看看吗?

如果只是一般的询问,可以说是兄弟间的关爱,然而现在这种情景之下所有的话都显得暧昧逾越。

不过,也许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,也并不完全是逾越。

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!休息室不是公用的吗?想来就来了啊。”
故作镇定地走到kimmon前方,抬抬下巴示意他让出位置。

“额,要不然我让你?”眼巴巴看着copter,一时间有些不知道作何反应。

“不用!你不是困了吗……”

“cop……”声音的主人正强撑着双眼看着眼前似乎在无理取闹的弟弟,语气无奈又宠溺。

“沙发不舒服……如果睡觉的话,你可以靠着我啊!”copter声音逐渐加大,从磕磕巴巴到理直气壮也只是对方一个眼神的纵容。

kimmon仿佛被他的话逗笑了,有人似乎觉得自己比软乎乎的沙发更能助眠。
“你坐过来”,拍拍旁边的位置示意copter到自己身边来。

copter一屁股坐下去,拍拍肩膀,“靠着吧。”
如果不看他羞红的脸颊,这话听起来还是很man的。

kimmon顺从地把头靠在copter的肩膀上,觉得自己大概别想休息了。果然,刚刚闭上眼睛就听到耳边小声的嘀咕,“p'不会把昨天的事忘了吧。”

kimmon无奈地睁开眼睛,就着copter的肩膀一点点往下挪动,对方一瞬间的僵硬和迅速的放松让他愉悦得勾起嘴角。慢慢移动自己的位置,直到半躺进copter怀里,耳朵紧贴着他温暖的小腹,不大的沙发堪堪能够让他屈膝躺下。

“放松,让我睡一会儿。”侧躺着靠近copter,窝在他的怀里默默出声。感受到硬邦邦的肌肉,和他的主人一样,逐渐变得柔软,kimmon微笑着闭上眼睛。

“还有,昨天说那番话的时候,我很认真的。”
话音刚落,休息室就回归寂静之中。

小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,也许是kimmon声音里的魔力让copter的姿势越发僵硬,仿佛英勇的骑士严阵以待,随时都能上阵杀敌。
事实却是,从kimmon昨晚对他说过那番话以后,原本活泼机敏的孩子就像被施加了咒语,慌乱而又迷茫。现在更是不能说话不会动,然而,急促的呼吸和砰砰跳的心脏昭示着主人只是过于紧张,难以克制内心的激动,甚至于无法维持正常的状态。

此刻,kimmon平日里看着柔软的黑发,却像变成利剑一样穿破了copter的衬衫和肉体,直直刺到他的心脏后又展现出独特的柔韧性,在他的心上挠动。身体被难耐的瘙痒支配,理智催促他逃离这窘迫的处境,而腿上的重量和喷洒在他腹部的温热的鼻息又告诉他,现在应该安静地呆在这儿,让某人能好好睡一觉。

好一会儿,copter都僵直着身体,目光空洞地看着前方,仿佛不去想就不会受到影响。等到确定怀里的人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之后,copter才把自己的视线从空白的墙上移开,看向kimmon露出的侧颜,不自觉地露出微笑。

即使copter自认为对kimmon只是朋友之间的喜爱,但是昨天还询问自己要不要试着和他谈一场恋爱的人,今天却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,还是让copter坐立不安。

不如答应了吧,也许还可以趁机揣摩一下角色。

这么想着,看着kimmon憔悴的侧脸,又觉得心疼起来。

这些天几个人就像陀螺一样不停地在各个地方打转,本就容易生病的kimmon就这么被病毒缠上,反反复复地感冒。常常感觉到困倦,却又没办法完全入睡,眼睛下面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乌青。

虽然经纪人有表示让他暂时休息一段时间,但kimmon却直接拒绝了。

这个人怎么说的呢?

“如果我不在,只剩cop岂不是很可怜。”那双明亮的眼睛就这么直直地看着自己,就好像他确实会成为他的依靠他的一切。

又不是小孩子了,还需要你的照顾。copter小声嘀咕,嘴角的酒窝和红彤彤的耳朵却不懂得如何掩饰。

距离活动开始还有很长一段时间,当kimmon说想要休息时,也许是为了问清昨晚的事,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,他就直接跟了上来。

和kimmon相处一段时间,会苦恼于‘啊,这个人都这么大了,怎么还这么爱胡闹’,然后再慢慢地又会觉得‘怎么会有这么体贴周到的人呢’。

可是虽然kimmon总能让人感受到他的温柔,然而同时冒出来的还有他隐藏着的疏离。这份温柔和疏离,同时给予了所有人。所以看起来热情的他反而更加注重自己的独立空间,而此时拥抱着他的copter显然拥有了进入他空间的钥匙。

即使这把钥匙也许只是临时的,对于copter来说,就足以成为愉悦的理由了。

轻轻地用手拨弄kimmon的发尾,柔软的触感又引诱着他抚上他的侧脸,一下又一下的用拇指触碰。

那么,试着恋爱吧。

脸颊上过于明显的动作,把kimmon从浅眠中拉了出来,克制住自己微笑的嘴角维持着缓慢的呼吸,吻上了近在眼前的人。

腹部的温热惊得copter一下子放开了手,怀里人稳定的呼吸又好像在嘲笑他的慌乱,不过还是挺直了腰杆不敢放松。kimmon几乎就要笑了出来,仿佛能够看到对方因为害羞而烧红的耳朵,以及故作镇定板起的脸。

原本kimmon也以为copter是不受干扰的,毕竟这个孩子初见时强壮的样子还留在他脑海里,让他难以招架。所以刚刚成为cp的那些天,虽然按照导演的要求互相熟悉,但依然维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结果渐渐地就发现,他虽然看着前方表情坚定的样子,然而眼神飘忽腿脚发软。每次都要支撑着什么才能缓和过来,而靠着他的kimmon,作为让他腿脚发软的罪魁祸首也成了他掩人耳目的依靠。

不过,就像kimmon每次嘲笑他的,他的伪装太过拙劣了谁都看得出来。后来就自暴自弃地任由身体的变化,向kimmon展现出了多重多样的自己。

是基于cp的所谓营业?还是真实的反应呢?

圈子里虽然热衷于炒cp却几乎没有真正修成正果的,原因也并不难想。如果说一对情侣在一起的时光是用来编织爱的回忆,那么所谓的cp从一开始共同拥有的就只有谎言而已。一段关系一开始所说的“爱你”就是谎言的话,又怎么能够确认以后的爱就是真实的呢?持有cp身份的他们,又怎么会相信自己所说的谎言呢?

只是,说谎者真的不会被自己欺骗吗?

以往(kimcop)

#ooc
#勿上升
#激情码字有bug
#也许有后续【如果……有人喜欢……】
#破镜不知道圆不圆

——正文

太残忍,让“以往”和“遗忘”两字近乎同音。
是不是以往就应该被“遗忘”呢?太残忍了。

因为最近想去中国旅游,正在学一些基础用语的copter被这两个本不会被初学者接触的词语吸引了注意。目光虽然还在电脑屏幕上,但其中的神采却又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拉扯着,越来越远。清亮的嗓音却离耳边越来越近,像是急不可耐的把某种过往送到他的身边。

“啊,三十岁的时候吗?”
那个人明明是疑惑的样子都平白地吸引着他的目光。

“会想去世界各地看看吧!三十岁的时候应该能够暂时放下一切出去看看吧。”
本该是迷惑人心的模样,说着未来打算的时候却格外认真,让人确信他语言中的力量。

“cop要和我一起吗?我们去中国吧?去爬长城怎么样。每次匆匆开完见面会都没有好好玩过。”
copter被他突然逼近的姿态吓得有些发懵,“可以吗?”
“嗷,难道cop不愿意跟p待在一起吗?”

“kimcop forever 不是吗?”

当时自己是怎么回应的呢?大概是害羞着躲开kimmon的注视,没有回答那个让人手足无措的疑问。

那个人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怎么样的魔力,会让人笃信不疑然后逐渐沉沦。

也让人失去骄傲和自信,变得不安和空虚。

和kimmon待在一起的大部分时间,copter都在问自己,他的话是真心的吗?他做那些动作的时候明白其中所代表的含义吗?

他是爱着我的吗?

被繁重的行程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,负面情绪也会一同爆发。想着其实自己一点也不适合娱乐圈,不干了吧,如果不是所谓的明星之后,p'Kim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用普通人的想法来解释。

copter承受着自己强行施加的压力。

所以当那个人果断抛弃娱乐圈的一切,选择开始新的生活后,他难得的松了一口。
呼,我还是爱着娱乐圈的,幸好你走了。
抛弃了这虚假的一切的你,又怎么可以用普通人的想法来解释呢?

他不爱你,copter这么告诉自己。

他就这么抛却以往的一切。

“p'kim一定是有更好的选择,我支持他。”对着媒体这么说,然后拉黑了那个人所有的联系方式,与那个人有关的一切都全部忘记。

剩下的,就是深夜里,无法抑制的痛楚。

就算“以往”就是被用来“遗忘”的,他还是会在深夜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是谁说过的呢?如果是真的痛苦,男人也会嚎啕大哭。因为迫切地想要把这种痛苦发泄出去,因为太过于痛苦了,简直要撕碎心脏。偏偏白日里还要假装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,不能让家人、朋友担心。可这对于他来说,太过于困难了。

可是这份困难和痛苦,又是谁的错呢?

谁都没有的错。

copter神游的思想渐渐回笼,目光聚焦在早已暗下去的电脑屏幕上。

或许,每个人都错了呢?

24岁,copter早已从学校毕业。短暂的从事演员这个行业之后,copter就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上,被大众认可和接受并没有花费他许多的精力,也许就说所谓的天赋异禀。人们看着他时,投注了全部的注意力,他自然而然的成为所有人追捧的对象。不是因为他的样貌,也没有所谓的共存的——cp。

大概是因为走在异国的街道上,copter心里有种酸胀的奇妙感受,于这个从未真正踏足的国度来说,他是一个没有过往的崭新的人。所以,可以放纵自己的所有感受,爱和痛楚。

“叮咚!”
Ins的提示音提示他特别关心的某个人更新了消息,copter掏出手机,只是看着这个人的名字眼睛就有点酸涩。

该庆幸的大概是,kimmon虽然离开娱乐圈但还是依然保持着更新。
虽然解绑之后为了撇清关系取关了对方,但copter最后还是用小号偷偷关注着上他。

这条最新的消息是一张图片和一个定位.
被白雪覆盖的城墙蔓延到蔚蓝的远处,微弱的阳光遮罩着白雪,反射金色的光。
The Great Wall, China.

一定是异国冰冷的天气摧毁了他的理智,copter这么想着,然后迅速切换到大号。以天安门为背景自拍,发送,定位。
图片里,青年被冷风吹红了鼻子,眼睛也没办法完全睁开,却依旧微笑着看着镜头。
Beijing, China.

以往绝不是用来遗忘的,一切不过是新的开始。

后台

我瞎写的,请随便看看,没有后续,请勿上升

kimmon把copter抵在沙发上,身体交叠,交换一个缠绵的深吻。kimmon将头埋到对方的颈窝里,“你怎么还没走?在等我吗?”
copter抬高下巴,kimmon喷在脖子上的鼻息让他微微发颤,呼吸声在安静的休息室里被扩大了很多倍。身体被一股酸胀感侵蚀,copter环住kimmon的肩膀,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可言说的诉求,“一会儿就走。”
对方的暗示太过明显,kimmon轻轻咬上他的喉结用舌尖轻轻划过舔舐。感受到copter的呼吸声越发沉重,kimmon轻笑着抬起头。
copter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停下动作,抱着他肩膀的手微微下压,“怎么了?”

“粉丝还在外面等着,晚上我去找你。”
“好。”

称呼

追椰奶后,惊觉称呼可以是一个很浪漫的标记。
金老师生日会上,奶窝黏着他喊‘p’,声音柔软甜腻,有一种浓浓的依赖感。不知道阿金每次听奶窝喊他是什么感受,我只觉心脏都被击中了。
而阿金大多数时候会亲切地称呼奶窝为‘cop’,声音沉稳令人信服,又带着些微调笑的意味。金老师每次喊人的时候,都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相处的轻松感,又不觉得轻浮,是一种能够让人确信的坚定的联系。

#短ooc
#破镜重圆
#双线
#文笔飘忽


“离开我之后,过得还好吗?”

ming低着头,面无表情地吐出这句话,一边还轻轻搅动杯子里的咖啡。咖啡师精心挑出来的白色爱心,被小勺轻而易举地毁掉。

对面的人没有回话,ming显然也没有想要对方回答的意思。
自顾自地端起杯子,抿上一口,苦味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心脏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学长离开我之后要怎么办呢?”ming走进浴室,把眯着眼睛人牵到床边坐下,用毛巾在kit头上轻轻搓揉。

“大不了再找一个就是了。”kit享受着身边人的服务,嘴上是与心情完全相反的话。

ming手上的动作依旧,委屈的声音却从头顶传入kit的耳朵,“那我要一直赖着学长,不让学长去找别人。”

因为一天忙碌的工作已经视线模糊的kit嗯嗯的回应,就这么就着mimg的手掌,慢慢依靠到他的身上躺下。还有些湿漉的头发贴在ming的白色衬衫上留下一块水渍。ming抱着这个人的身体躺在床上,有些心疼地吻上kit的发顶。

反正ming是不会离开自己的,不是吗?
梦呓一般的声音从怀中人的嘴里传来。

ming紧紧地抱住kit。
是的,不会离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是多久之前的事了,kit看向坐在对面的ming,脑子胡思乱想着以前的事。

明明只是一张咖啡桌的距离,为什么觉得那么远呢?明明说好永远不会离开的。

对面人折腾着手里的咖啡,仿佛一抬头就会看到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。

kit端起手里的咖啡,喝了一大口。

是不是这样就能掩盖心里的苦涩。

“还好,你呢?”kit小声回答了刚刚地问题,只当是朋友间普通的寒暄。

和我分开之后应该过得很好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学长总是这么肆无忌惮地散发着魅力,我会吃醋的。”ming把怀里的人抵在墙角,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眼前人低着头而露出的发旋。

kit抬起头,看到ming的眼角有些发红。这个人才是无时无刻不散发着魅力,讨好地看着自己的样子是,委屈地看着自己的样子是,吃醋的样子是,皱着眉的样子是,甚至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也是。

接近那个人只是因为那个人对ming表白了,我也会嫉妒的。

“我没有!你让开!”kit无所谓地躲开ming的视线,声音却有些发抖。一双手抵在ming的胸前,想把人推开却并没有用多大力气。

“学长总是这样,总是……”话到这里ming粗暴地吻上kit的唇,一只手紧紧按住对方的后脑,防止kit磕碰上粗糙的水泥墙。

kit有些晕眩的享受着ming的吻,享受着对方细腻的温柔,也就没听到ming淹没在吻里面的剩下的话。

学长总是这样,总是不顾及我的感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是咯,kit先生现在是首屈一指的医生。想必这些年过得很好。”放下了手里的勺子,嘴角讥讽的笑容一闪而过。

勺子和杯子接触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kit有些狼狈地转过脸去,不想看到对面的人脸上不屑一顾的表情。从前,那张脸对着自己的时候,眼里只有眷恋和温柔。

过得好不好?我不是说过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如果没有你的话,我的未来一定非常黑暗。”kit窝在身边人的怀抱里,小声地说着。

这样的话,只会在这个人睡着的时候说起。

害怕自己的喜欢让ming觉得廉价,毕竟对方无论在哪都被喜欢包围着。

这么普通的自己,kit怕被厌倦。

小心的吻在ming的唇上,被对方无意识地紧紧抱在怀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kit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,怕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见面不欢而散。

“你父亲的护理我都安排好了,我会负责术后的康复治疗。”利用老人家的身体,作为靠近ming的手段。

知道这情绪来得十分不堪,可还是克制不住内心的窃喜。

“我父亲康复治疗会在家里进行,如果kit医生不嫌弃的话,我会安排好住的地方。”ming慵懒地依靠在椅上,温柔的话在舌尖打转。与刚刚语气尖酸的样子,判如两人。

“不用……”kit习惯性地想要拒绝,结果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明明那么想接近他。

“怎么?kit医生不方便?”ming皱着眉,“也是,和曾经有过肌肤之亲的人住在一起,想必让kit医生十分恶心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别碰我。”kit冷漠着推开ming想要接近的手,不用想就知道眼泪一定蓄满了那人的眼眶。

风情又诱惑的桃花眼,都被那人用来作为哄自己的办法。

知道没办法拒绝对方委屈的样子,所以狠下心来不去看。

“kit,不要分手。”ming无措地收回手,虽然知道kit向来嘴硬心软,却从来没有说过分手。“kit,你看看我。”

爱人柔软哽咽的语气就像点燃了kit心里储藏的炸药,用力的推开ming,歇斯底里地冲他吼过去。

“我已经说过了,分手!分手、分手,你还要说多少遍?不要再用你小孩子的手段了,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。”

“好的,我成熟一点。可你总要告诉我一个分手的理由吧!kit!”ming被推得一个踉跄,眼里也不再是讨好般的委屈,眼泪却直接涌了出来。

“你让我恶心!和你在一起让我恶心!”kit冷漠着看着ming,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不是!”kit有些着急的想解释,椅子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ming被kit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,脸上嘲讽的表情险些没有崩住。

知道自己有些反应过度,kit尴尬地立在原地。

“服务员,来一杯咖啡给这位先生。”ming压住自己嘴角的微笑转身看向不远处紧盯着这边的服务生,又指了指楞在原地的kit。

“kit先生,你激动什么?为了我父亲的身体,即使不愿意你也要住在我家。”ming还是没能忍住嘴角的微笑,憋了半天了,可把他憋坏了。

“我没激动……”kit被对方的微笑搞得有些不明所以。

“那kit今天要跟我共进晚餐吗?”ming越过咖啡桌,脸凑到kit的眼前。

被ming突然的操作晃瞎了眼,虽然存着追回他的心,也做好了被这个人冷嘲热讽的准备。可是,现在是怎么回事。

ming微笑着看着心爱的人手足无措的样子,年纪比自己大,交往的时候也总板着脸。虽然看上去是自己在撒娇,这个人却没意识到他不自主依靠着自己的样子有多可爱。

“我爸现在那个样子,肯定没办法再管理公司。”ming姿势不变地看着kit体贴地解释,“而他只有我这个儿子,当然得哄着我,所以我问什么他都说了。”

kit看着几乎贴上自己的脸,对方深情款款的模样让人目眩神迷,所以当感觉到自己嘴唇上的柔软时,温顺的闭上眼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N年前

“离开ming吧,你们俩不会有好结果的!”和ming有着三分相像的中年人脸色深沉,“我把他培养成现在这个样子,不是为了让他围着你打转的,你是想让他荒废学业之后连家业都丢掉吗?”

ming老了之后一定比他爸帅,kit看着ming爸胡思乱想着。

“我会给医学界有名的教授写推荐信,等你们俩都长大了,再来决定这份感情的去留吧。”ming爸柔软了表情。

本来想偷偷走的,结果ming那个家伙却意外的执着。说了那些伤人的话之后,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和ming在一起了的。

还好,ming那个家伙一如既往的傻气。